5月8日浙江工人日报刊登: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 “拼命三郎”叶建群 为“中国制造”赢得世界尊重

发布日期:2019/09/12

 

    从一名测量员、设计员到项目经理、总工程师,直至荣获2019年浙江省劳动模范称号,叶建群在水电领域已耕耘了36个寒暑,他负责的大中型水电站多达20余座,总装机容量接近20000MW。既有国内的国家级重点工程,如获得工程界最高荣誉“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”的龙开口水电站;更有“一带一路”上的重量级项目,如得到了柬埔寨首相高度肯定并被授予荣誉勋章的桑河二级水电站。

    从排雷开始的“桑河水电站”
    “要进场,先排雷。”
    桑河二级水电站被称为柬埔寨的“三峡工程”,位于上丁省西山区境内的桑河干流上,周围是一片人迹罕至的热带丛林,由于之前同邻国的多年战事,丛林里布满地雷。在 1年多的时间里,排雷面积达 5032 公顷,排除未爆炸物等 207颗。
    “2013 年我们开始前期勘测, 员工安全培训的第一条就是:没人走过的地方千万不能踩!”白天丛林探险,深夜鏖战设计,给叶建群记忆最深的是乱舞的蚊虫、不期而遇的毒蛇野兽。更让人头疼的是当地施工资源紧缺、运输设备不足。为此,叶建群带头发挥“没条件创造条件必须上”的拼劲,啃下了一块块硬骨头,按计划推进了工期。
    参与项目前,叶建群被确诊为甲状腺癌,但为了全身心投入这个预计周期 5 年多的重量级项目中,手术后休息不到一周他就回到工作岗位。2018 年年底,桑河二级水电站 8 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,柬埔寨首相、中国驻柬大使王文天为竣工剪彩。
    “叶总,您怎么比我们年轻人还要拼啊?”每当同事问起,叶建群总会满怀深情地说:“每一个我负责的水电站都像我的女儿,从备孕开始,就担心她的基因好不好,成长期营养跟不跟得上,出嫁了也要时时牵挂和想念。做父亲的,能不拼吗?”
    桑河水电站大坝全长 6500 米,堪称亚洲第一长坝, 总装
机容量 40 万千瓦,占柬埔寨全国总装机容量的近 20%,是柬埔寨目前最大的水电站。
    而中国基因最令叶建群自豪。2014 年,他曾与业主代表在未被告知会议内容的前提下,前往监理单位贝利集团的泰国分公司, 凭借多年的工程经验,说服了 15 名不同领域专家组成的监理团走出欧洲标准的思维模式,同意采纳中国标准。
    “在整个建设周期,我们一直在协商、碰撞、分析解释,不管是什么标准,其实力学原理是相通的……”叶建群感叹,“说来轻巧,当时还是耗尽心力啊!”幸运的是,工程建设过程中全面使用中国标准进行设计、施工和管理,以中国标准“走出去”带动“中国技术+中国设备+中国管理”的“走出去”,成为“中国制造”走出去的典范。
    顶住巨大压力的龙开口水电站
    龙开口水电站位于金沙江中游、云南省大理州与丽江市交界的鹤庆县龙开口镇河段上, 是金沙江中游河段规划的第六个梯级电站。
    2010 年 9 月,在龙开口水电站溢流坝段下部发现了深槽,经过几个月挖掘,深槽已开挖成了长 200 多米、宽 20—60 米、深 36—41 米的地下峡谷,这样规模大、形态复杂的深槽在国内外水电史上十分罕见。此时,业主则明确了 2012年底首台机组发电目标。
    叶建群带领项目团队不分昼夜攻坚克难,提出了承载盖板的施工方案:建一个宽 15.5 米、高 13 米,最大跨度 40 米的钢筋混凝土层,从而保证 11 号坝段与其他坝段同时建设,并继续深槽的处理和回填。
    钢筋混凝土层要承受 70 多米高的大坝荷载,对承载板的地模、混凝土浇筑强度、温度控制、两侧基岩的处理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而且多种工序集中在狭窄的场地开展,不仅施工难度非常大,而且工程进度及工程质量的要求也很高。
    带着对科学的信奉与坚守,叶建群用详实的数据分析说服了各方,2011 年 5 月 18 日,提前完成了深槽承载板施工任务;2011 年 11 月 18 日,提前 28 天完成深槽开挖任务;2012 年 3 月 6 日,深槽洞内回填全部完成。在工期尾声,埋在最底层混凝土钢板的监测仪器显示钢筋达到了极限强度,专家们对他十分佩服: “老叶啊, 底层双倍强度设计很英明,不然就垮塌啦。”
    这一方案,为龙开口水电站节省了一年工期,“按照电价计算, 可以说创造近 30 亿元的效益。 ”该项目获得我国工程界最高荣誉“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”和国际工程界最高荣誉 FIDIC 奖的提名奖等多项奖。
    从 2017 年成为海外部的负责人之后,他变成了一名“空中飞人”,每年要出差 100 多天,克服地域时差、安全隐患等困扰, 带领团队完成“一带一路”沿线 10 多个国家的 200
余个海外项目前期识别和 20 余个项目投标工作。